客户端下载:
2018-02-22 星期四

昆明日报电子报

楚雄大姚彝绣笔记本原创作者为原创作品发声 切勿让抄袭成风

滇中|02-12 14:51
7591

楚雄_副本.jpg

“我是纳苏团队的赵开芹,我在2014年12月参与‘如意’笔记本的工艺设计和配色打板,请您为我们的原创彝绣发声!”署名:绣娘赵开芹。2月11日,一个云南楚雄大姚县名为“纳苏”的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篇文章。赵开芹是楚雄大姚县的一位绣娘,她手举白板出镜就是想为绣娘们的原创彝绣作品维权。

该文章标题直接指出“唯品会,请别以公益之名和“妈妈制造”卖抄袭的原创彝绣!”原因是“纳苏”彝绣创始人樊志勇在唯品会上看到有人竟然卖着团队2015年推出的一款名为“如意”的彝绣笔记本,在唯品会上根据该笔记本的不同规格改名“吉祥”和“团圆”,并打出来自四川阿坝州的羌族刺绣公开售卖。

樊志勇:“如意”并未申请专利

2015年1月27日下午4点54分,樊志勇在她的微信朋友圈上传9张色彩丰富的图片,并写下了一段话,“一个花型,无数个色彩方案,每一片都要绣一个工作日,不疯魔不成活啊!”    

这是樊志勇和她的团队为了推出的彝绣笔记本设计笔记本成功发布后写下的一段话,算是对一个多月来对自己的告慰。作为这批笔记本图案的总设计师,她将这一系列彝绣取名为“如意”。一方面是表达对美好生活的期许。另一方面希望每一个使用“如意”绣品的人都万事如意。虽然产品设计出来了,但是樊志勇却没有申请专利,这让她在2月8号发现其他品牌使用的自己团队的原创设计陷入维权难的无奈之中。   

不断的修改和重复的确认后,樊志勇联合楚雄大姚县及各个乡下的彝族绣娘一起投入了“生产”。因为每一本“如意”笔记本共有24道工序,每一个花瓣、每一个图形都需要绣娘亲手缝制,“如意”笔记本以79元至299元的价格在线上线下推出售卖,销售效果还不错。

2018年2月11日,一些彝绣娘却手举白板写下了一些话。“我是纳苏团队的赵开芹,我在2014年12月参与‘如意’笔记本的工艺设计和配色打板,请您为我们的原创彝绣发声!”署名:绣娘赵开芹。

之所以会写下这样一段话,是因为她们认为自己原创的彝绣作品受到了抄袭和侵犯。

发:唯品会上“如意”改名“吉祥”公开售卖   

2018年2月8日,纳苏彝绣品牌创始人樊志勇在唯品会上闲逛,突然看到纳苏团队在2014年底花费了很长时间设计并于2015年1月就推出的名为“如意”的彝绣记事本,竟然变成了名为“吉祥”和“团圆”的羌绣记事本以公益之名在唯品会上销售。樊志勇仔细看了一下产品图片,“‘吉祥’和‘团圆’笔记本上的图案和我们楚雄纳苏彝绣团队的‘如意’一模一样,怎么在唯品会上就成为四川的羌绣了?”   

樊志勇告诉记者,“如意”笔记本的设计灵感来自于明清女子服饰上的云朵,她看到古时女子服饰上朵形状很丰满,又有腾云齐飞的美好寓意,于是决定将“如意”系列的外形都设定为云状,内部结构则是她将各种彝绣元素打散、重组后设计的。

记者看到唯品会上“吉祥”笔记本售价205元每本(15*21cm规格),“团圆”笔记本售价11元每本(10*15cm规格),图案确实与樊志勇所设计的“如意”笔记本相同,只有颜色有所不同。此外在“吉祥”和“团圆”笔记本的产品介绍界面还有“唯品会郑重承诺100%正品”的承诺,生产产地是四川阿坝州,品牌商和渠道商都是与纳苏彝绣团队没有过任何沟通的唯品会“唯爱工坊”(唯品会独家打造的自营特色电商公益平台)和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的“妈妈制造”(公益项目)。

为此记者联系了唯品会。

唯品会:会调查此事   

11日上午,时报记者联系唯品会客服。  

10点37分,客服电话接通,记者反映了“纳苏彝绣原创团队质疑妈妈制造抄袭其彝绣作品”的问题,对方回应会逐级上报核实相关信息。  

11点35分,唯品会的工作人员致电记者,在核实记者身份并了解相关情况后,初步给出回应。“我们也很重视这个事情,希望原创作者通过官网右上角的客服服务下含菜单中的知识产权投诉进行合理投诉。”同时工作人员表示,会与当事双方进行协调。  

下午6点,记者看到唯品会上“唯爱工坊”与“妈妈制造”联合打造的取名“吉祥”和“团圆”羌绣笔记本依旧在售。

下午7点,唯品会工作人员刘娟致电记者。刘娟称,“这批货是通过中国妇女基金会从四川阿坝周提供的来自羌绣啊妈们的刺绣产品,2月4日在唯品会上架。”在唯品会上售卖所得的收入都会全部返还到羌绣阿妈手中。

唯品会在接到记者反映的情况后,已经与中国妇女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取得联系。通过基金会工作人员核实,之所以会存在与“纳苏”刺绣的误会,是因为羌绣阿妈们此前接到过图案的订单,并且在加入唯品会之前私人售卖过。   

刘娟表示,唯品会也会继续跟进此事,采取合理的解决方式。

故事:大学毕业回家创业 立志让彝绣走出大山   

2003年至2007年间,楚雄大姚县的各个乡镇和田间地头就是樊志勇经常出没的地方。为了更深入的了解自己喜欢的彝绣现状,凡是寒暑假樊志勇都会到大姚各个乡镇看看绣娘的手艺,也了解她们的生活状况。   

不仅如此,当时这个20多岁还在昆明理工大学学工业设专业产品设计方向的小姑娘还将彝绣融入到自己的学业作品中。“那时学校需要做一些设计的作业,我的作业大多都是做的彝绣。”也就是那时起,樊志勇就决定毕业以后要回家创业,让家乡的彝绣产品走出大山,让会彝绣的绣娘通过自己的手艺获得收益。“让更多的人看到她们的作品,让深山里的绣娘获得更有尊严。”这是樊志勇的愿望。

2007樊志勇从大学毕业后,怀着对彝族刺绣的热爱开始了创业,组建了“纳苏”团队。以“公司+基地(协会)+绣女(会员)”为主要管理模式,通过挖掘绚丽多彩的民族文化符号,以“民族刺绣品开发运用项目”带动广大妇女参与生产加工。她们探索传统彝绣在现代生活中的创新运用,把复兴传统民艺当作光荣的使命,同时不断的鼓励和帮助大山里的绣娘通过刺绣获得收入来改善生活。一开始纳苏团队只有三个人,妈妈、樊志勇和一个外聘的员工,一开始没有多少订单,其他的绣娘们也没有加入进来。后来,订单越来越多,在樊志勇的号召下,越来越多的绣娘加入纳苏这个团体。

“我负责设计图案,接到订单后,就将任务下放,让绣娘们参与进来,根据刺绣的工时、合格度、复杂度来发工资。”樊志勇说,以前住在乡下的绣娘们的手艺全都用在绣自己的衣服上,并没有收益,但通过纳苏这个大家庭,绣娘们的彝绣手艺不再只能“孤芳自赏”的被自己穿上身,绣娘们的手艺不仅能为自己创造财富,而且能走出大山,让更多的人看到,还能实现自己的价值。

目前大姚县已经有80多位绣娘加入了纳苏这个大家庭,他们中最大的有72岁,60多岁,50多岁的绣娘居多。作为创始人的樊志勇是彝绣绣娘中最年轻的一个。

原创者说:保护原创设计师 不要让抄袭成风

“无数个日日夜夜,我们一稿接着一稿的做设计,我们的绣娘一次又一次的打版刺绣,再一遍又一遍的优化呈现给我们的 消费者,再根据消费者的反馈一次次的升级,个中感受,痛并快乐。随着我们产品的口碑越来越好,粉丝越来越多,同 行也越来越多了,那些孤独奋战的日子变成了更加孤独的日子,因为我们渐渐的成为了同行的免费研发中心。抄袭的成 本极其廉价,甚至有人会劝我说:“你如果被抄袭,说明很喜欢你的设计,如果不是这样,谁会抄袭你?” 我知道在当下,抄袭非常的广泛和普遍,而维权却艰难而漫长,所以我认识的很多做原创的设计师就这样渐渐的离开了设计这个行业或者放弃了做原创投入抄袭大军,这真是一个非常可惜的事情。”   

这是樊志勇在经过抄袭以后由衷想说的一些话,被她写在纳苏的公众号上。她说注册产权需要3个月左右的时间,很多产品的产权下来,但已经过了当季上架的最佳时期。作为初次创业的樊志勇来说,她也是摸着石头过河,想让绣娘们能够有更多的收入,更加体面的生活,但每次遇到抄袭事件,她都特别心痛。“坚持原创这么累。真的还要坚持么?”虽然多次这样反问自己,但樊志勇还是坚持了下来。樊志勇也希望通过本报呼吁社会,保护原创者设计师,不要让抄袭成风,同时有专业的公益组织愿意加入到这个发扬彝绣文化的行动中,可与其联系。

律师:维权必先证明“谁先谁后” 原创产品应申请实用新型专利权

云南雁序律师事务所白杰告诉记者,若当事人原创作品遭抄袭,但是没有相关的专利证明,在维权时就必须证明“谁先誰后”的问题。

白杰律师建议原创者在设计出产品以后应该申请实用新型专利权,这样能够更好的保护原创者的合法权益。

都市时报全媒体记者:张洪涛

责编:孙娜娜 一审:李星

查看更多评论